曾宏官方网站
http://zh6081.diaosu.cn
曾宏首页>文章>正文

当代雕塑阅读笔记:霍波洋

更新时间:2017-09-25 10:20:19 作者:zh6081

当代雕塑阅读笔记:霍波洋        (作者:曾宏)

 

阅读对象:霍波洋,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、教授。

作品:75幅  来源:中国雕塑网、网络搜索。

 

之前,下载阅读一位感觉挺有创意的雕塑家作品,费了不少功夫,到头来却觉得一时无话可说。无论文学上还是现在谈造型艺术,我都希望阅读的作品具有“耐读性”,也就是作品能产生某种令人读而再读的欲望。或者,读一个创作者,其作品和人,构成一条有意思的链环,读者能从中读到更丰富、深远的内容。――游走在网络,抬头看“霍波洋”这个名字挺好的,凭这三个字就可以读读他的作品。人的喜好真是不可思议,就像读作品,有时全凭心境。所以说,批评有时是种错觉。

读完七、八十幅霍波洋作品后,感觉从他个人的阶段性创作来写这个读后感比较好。文学家艺术家在一生的创作过程中,往往会呈现几个不同时期不同风貌的作品。这代表着行进、转折或提升;也显示了经验、阅历、境界的变化。就所能看到的霍波洋作品,我个人将之归纳为三个时期,即:学习期、实验期、回归期。这也仅仅是便于阅读和评论的一种划分,属于个人专利,对其他人无效。

从他1982年本科毕业作品《沧桑》,到1997年《展示》系列之前,我都笼统地将其作品归纳为“学习期”。就所看到的图片来说,在这十五年间,他基本上以人体创作为主,到90年代中后期,人体作品已臻佳境。霍波洋的写实功力与造诣,来自扎实的学院训练,这是如我一般非学院者羡慕和嫉妒得要死的优势。但是,我想霍波洋是一个不满足仅仅拥有当一名雕塑教师的资本。因此需要走得更远。

实验:1997年的《展示》系列开始到本世纪初,他试图在人体和事物中引入其它一些东西。也就是要带进一些富有意味的符号,一种视觉想法。他在作品上画线标尺,直线圆弧等等。空间定位?符号概念?雕塑与数理的关系?恕我知识浅陋,琢磨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我以为这就是一种形式感或概念性的东西。玩多了自然会腻。当代雕塑有时仅仅靠的是感觉和一时灵感,好玩就成,有新鲜感就成,但不必非得从某作品某形式中挖出所谓的深刻含义来。最深刻的含义应该是没有含义:)

0204年以青铜、金、玻璃钢、树脂等为材料所作的有关嘴唇、舌头与花瓶、泥滩结合展示的实验系列创作,成果延至06年与兽身、碑塔结合的《和》、《花之语》等。嘴唇与舌头作为花朵和叶片来呈现,人体的一部分成为自然植物的一部分。就像我的“脸谱”系列中把眼睛雕成鱼、嘴唇为花、鼻子为枝干一样,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可以互换的,也应该处于平等平衡的相互纽系中。该系列以黄金黄铜为唇为舌,放置在不同环境中,能够产生强烈的对比和不同的视觉景观及意义附加值。至于命名如《规定生长》、《适应生长》、《花花瓶》等,仅仅是图解,不增加也不减少作品本身的魅力。――另一个实验系列《肖像》,也令我的阅读诧异。肖像竟然可以这么做:男女只在头部与胸位几何体上辨别身份,脸、胸部的平面雕刻着人物的个人简介。看到这个作品时,感觉被电了一下。在我有限的视野里,这是绝无仅有的“肖像”。

现在我要谈到自认为正走在“回归”中的两个系列或者说组雕。一个是创作于07年的组雕作品《梅兰竹菊》,它的主体原型是石膏《美人》。带装饰化写实的“美人”,每个美人发型不同、坐姿不一、面无表情,不约而同的是两手同样落地直撑,就像自然界的一只只秀美的动物,蹲在这世界的历史中,带着稍稍不安的神色。其各自背景屏风或椅背上阴刻的古典画卷“梅、兰、竹、菊”是中国传统绘画的精典题材,古时文人以之自拟性格或情怀。――我喜欢这一作品的原因主要是其在题材上出人意料地创新组合,人、动物、自然和历史性完美地结合一体,其思想与意蕴宏大深远,令人联想翩翩,读不掩卷。其次是带现代装饰效果的处理方法,方形台椅与柔顺润滑的人体形成对比,一庄严古朴,一现代轻快,呈现具有意味的形式感。从实验性创作回到相对写实中来,这是我的说法。我想霍波洋是很有可能玩久了实验,欲回头关注现实及历史自然的下意识倾向,这与年龄、心态和艺术思考有关。

可以引证的第二个作品是同样创作于07年的《儿子今年一十八》(又名《儿子-我和狗》)。这是一个可以构成系列的作品,即我和儿子的主体形象,有时加上一条狗或别的什么东西。有关儿子,上世纪91霍波洋就创作了《霍达》头像,第二年的《在空中放逐的日子》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作品,想必来自于女主人缺位的日子。而97年的《儿子和我》进一步记录了父子一大一小的关系。少儿的霍达是光滑初生的,而渐入壮年的霍波洋则起了皱纹;到了“儿子一十八”,壮实青春的霍达,只有让开始中年发福的霍波洋羡慕的份了。作品是完全写实的,但形象对位很有意趣,这种对比关系潜藏着岁月、情感和人生的印迹。时间流逝,作用于人和自然,有一天这些角色还将发生如流水溶岩般的变化。

在现实与虚拟间徘徊、交错,反映出当代艺术的某种困境,写实出身的霍波洋是不是正在走回归路呢?我只能猜测。路不知道通向何方,年龄、阅历、经验还有梦想,都在暗示行走的双脚。霍波洋给我的经验启发远不止创新创意的精神,更有一位艺术家隐约的哲学思考及其对题材的把握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0081025

 

霍波洋作品选:

《初潮》

 

《行街》

 

《世纪之鱼》之一

 

《规定生长》

 

《舌舌舌瓶》

 

《和》

 

《肖像》

 

《梅兰竹菊》

 

《儿子今年一十八》

 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